智智的星星眼

魔都蓝担兼彩虹色,萌洼田小哥颜肉体性格外加声控,侑李酱的亲妈饭,萌山风cp博爱,不吃且天雷SJ,易勾搭求同好~

【日向 X smoky X P】偏执与固执(1)

没错,就是萌上了冷cp,自己给自己产粮,求同好!! 双猫系猫狗系大爱!!!日向【亚洲金猫】smoky【孟加拉豹猫】P【金毛】










无名街,这是一个看起来荒凉而又萧瑟的地方,可是在看似平静的假象下,有无数双看不见的眼睛,对区域内发生的事牢牢地监控着。这里由被父母抛弃的人、隐藏身份的人、失去容身之所的人、各种各样背负着沉重黑暗的人们所汇聚,是一个连法律都无需遵守的地方,无名街的法则只有一个,就是无名街的守护神——Rude Boys。




抽着烟看着被放倒在地上的兄弟们,身穿一身“达摩一家”红衣,反戴红色帽子的东铁轻笑一声,放下了嘴边的烟,用微微调侃的语气说道:“果然不愧是Rude啊,凭这些人打不赢呢~今天只是来告诉你们达摩一家又复活了。”





东铁边说,边不着痕迹的扫视着四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片刻后,他似乎又放弃了,只是略带遗憾的说:“算了。”便毫不含糊的转身就走,对身后“什么嘛,达摩这群混蛋…”的评论充耳不闻。





“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日向这家伙,为了复仇,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Smoky又……”说话的男子戴着黑白星花发带,染着一头红棕色的发,言语中满是忧心。




他习惯性的望向最高处的展望台,却还是没有见到那个总是让他放心不下的人。“P,别担心了,Smoky没你想的那么脆弱啊,他可是我们无所不能的老大啊!”看着旁边小弟一副提到偶像就眉飞色舞的样子,P只得无奈的笑笑。在抬头凝视了空落落的展望台一会儿后,他决定去找他家再次神秘失踪的老大。




“应该是在那个地方没错吧,Smoky那家伙……总是这样一个人搞特殊。”P一边飞速的穿越着无名街的各种小道,轻松的走过不少一不留神就会被人忽略的暗门,一边自言自语的抱怨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P就觉得,Smoky和所有人都不一样,在他看似沉稳又温柔的外表下,有着一颗无比拗执的内心。



是从8岁那年,沦落到无名街饥肠辘辘的P遇到同样满面尘埃,穿着破旧的Smoky时,对方硬是将手中仅有的半个脏馒头塞给他,并且无视他怀疑戒备的眼神, 自顾自的说着:“喂,我叫Smoky,我有个妹妹,还缺个弟弟,你愿意么?”




还是从10岁那年,他们去偷西区一个小有名气的恶人的东西时,不小心被抓住猛打,满脸是血的Smoky仍然毫不畏惧的盯着那个恶人的眼睛说:“有种你就冲我来,再敢动我的家人,我一定会杀了你的。”果不其然,一个瘦弱又灰头土脸的小鬼用这种眼神看着比自己强大又毫无怜悯的恶人,只会招致更残酷的暴力而已。





最后,只是受了点皮外伤的他哭着背走了奄奄一息的Smoky,他永远也忘记不了,那个轻的仿佛没有重量的少年神志不清的在他身后说的那句话:动我家人的,不管是谁,都要你的命。




之后,时光就在不知不觉中飞逝,他们渐渐长大,有了自保的能力,也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伙伴们,开始逐渐组成了自己的小团队。在偶然的情况下P得知,当年那个恶人,离开的时候无比的凄惨,肋骨断了三根,还被往日的仇家削掉了一只耳朵。




他知道,Smoky并不是在为自己报仇,而是因为当时他被那个恶人一脚踢掉了一颗乳牙的关系。





回忆起过去,P的脸上就不禁浮现温暖的笑容,转过最后一座低矮的平房后,他来到了一幢与无名街明显格格不入的玻璃小暖房前。






果然,玻璃后隐隐约约浮现出一抹军绿色的身影,P也不打招呼,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喵呜,喵~”只见本该是花房的小暖房中,流窜着几只大大小小不同的猫,有的纯白如雪,也有的棕黑相间。猫咪本就怕生,乍一见有人闯入,要么迅速的躲到桌子下,要么就躲到穿着一身宽松的军绿色大衣的黑发少年脚边。






少年有着一头不算长也不算短的黑发,正好及肩,微卷的发梢和与大衣领口形成了一个柔和的角度,与他正在轻抚怀中昏昏欲睡的小花猫的举动形成了一种和谐的气场。少年毫不意外的抬头,了然一笑,“果然是你啊,我最爱的…弟弟~”说完又狡黠一笑,欣赏起了P有些气恼的表情。





其实在听到Smoky说亲爱的三个字的时候,P是有过那么一瞬间心跳加快的,他真的很不想承认在那时,他心中甚至有些窃喜,没错,就像他不知不觉就比任何人都了解Smoky一样,喜欢或者说是日久生情也不过是那么一瞬间的化学反应,等到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不可逆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然,P装出一副有些气恼的无奈样子,成功转移了Smoky的注意力,让他陷入了逗弄弟弟所取得的成就感中。





在P、Lala和Smoky共同的童年中,身为一个资深妹控的Smoky最爱做的事就是逗弄当时小小的,像一团雪球一样的Lala。从来都是一副早熟小大人模样的Smoky只有看到妹妹被自己逗得炸毛的时候才会难得笑得像个幼稚的孩子。可是自从Lala迎来了14岁的叛逆期后,P就自愿自发的承担起了这个义务。





“怎么突然就来这里了,是家里出了什么事了吗?”说到家族的事,Smoky放下了手中的猫,不顾它因为被吵醒而不满的在他脚边打滚求关注。果然,在Smoky的眼中,家族才是最重要的啊,P心中突然又甜蜜又有些苦涩。如果,不是弟弟,却是你在乎的人,那该有多完美呢。





简单的说了日向被家村会的人放出来并派了东铁来打招呼的事后,P静静的站在Smoky的旁边,也随手抱起了一只猫咪。两个少年并肩而立,黑发少年看着红发少年怀里的猫咪若有所思,红发少年专心的逗弄着手中的猫,两人间的气场看起来竟是分外契合。





“看来,我们是时候要去看看老朋友了呢,与被动的其等着他们来找我们,不如化被动为主动,去看看他们到底想干些什么,毕竟,那家伙是日向啊……”Smoky无奈的摇了摇头,似笑非笑的说着。片刻后,他又恢复了那副一直云淡风轻的样子,眼里闪动着丝丝流光,看起来耀眼又强大。







P在旁边看到Smoky那从小就不变的,因为坚定执着的自信而显得夺目的样子,不由有些恍惚。眼前的Smoky似乎和记忆中那个瘦小却又勇敢的现在他面前的小豆丁重合了,怎么会有像Smoky一样的人呢,一旦认定的事不管多久,都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可惜这美好的画面却突然被定格了,只见Smoky突然痛苦的皱起了脸,用手紧紧捂住了嘴,却止不住的咳嗽。P一下子就被吓得手足无措,忙从身后轻轻扶住起Smoky,却又怕压到他而不敢用力。





过了一会儿,Smoky强行压抑住自己的发作,他不想看到P这样害怕甚至有些痛苦的眼神。装作满不在乎的抹去嘴边那片刺眼的红,他故作轻松的说:“没什么的,老毛病了,发起来厉害而已。”可是那抑制不住痛苦的喘息声和他颤抖的手却出卖了他。





“Smoky,无论如何,哪怕是把你五花大绑,你都得跟我去看病。”Smoky从未看到过一向阳光又善解人意的P有过这么严厉甚至可以说是霸道的样子,一时间也不禁有些愣住了,可是看着P的眼神,却是一点都没有妥协的意思。





P却似乎是铁了心了要这么做,一把拉过Smoky的手,冷冷的说:“总之,现在和我去医院。”Smoky却挣脱了他的手,面无表情的站到离他稍远的地方。




“别耍小脾气了,P,你知道的,我没有身份证明,也没有钱。无名街的人,只要得了这种要靠医院才能治好的病,一般就只有自求多福了。”Smoky一脸淡然的说着残忍的话,仿佛得病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





“这都不是完全办不到的,你是我们RB的老大,我们那么多人,总有办法可以做到的。最主要的原因,不过是你自己不肯罢了!Smoky,你口口声声说我们是家人,却总是固执的拒绝我们对你的付出,你以为你这样很伟大吗,这样就是为我们好?Lala、子音的事只是一个意外,他们也只是用错了方式而已。可就是因为这样,你就连接受的勇气都没有了吗?听着,Smoky,我们从来不觉得为你付出是被你拖累了,如果你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以为我会好过吗?”




对着全程沉默不语的Smoky吼完这些话后,P觉得这些天压的他喘不过气的大石头好像突然消失了,心中一阵轻松的同时,却又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说话的语气太过强烈了。





他有些心虚,面上却分毫不显,只是用严肃的表情一刻不错盯着Smoky。过了几秒,P有些顶不住的想要错开眼时。没想却是从不妥协的Smoky先低了头,他垂下眼眸,一副被打败了的样子说道:“怕了你了,我可以去一次,但是不治病,就做个检查而已。”





P一下子喜出望外,勾住Smoky的脖子好像怕他反悔一样说道:“择日不如撞日,那我们现在就去!”





Smoky轻轻拨开了他的手,皱了皱好看的眉,说:“不急,我们先去日向那一次。”







-------------------------- TBC----------------------------






相信我同志们,我是爱日向的-,-只是P太苏了233333他和小林子都特别戳我萌点!再加上他在剧集里对总长各种关心各种互动,你们懂得,站上北极坑我也认了……

评论(15)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