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智的星星眼

魔都蓝担兼彩虹色,萌洼田小哥颜肉体性格外加声控,侑李酱的亲妈饭,萌山风cp博爱,不吃且天雷SJ,易勾搭求同好~

【日向X Smoky X P】偏执与固执【番外1】

日向和Smoky的初遇
本人已经被日向的变态深深折服
Smoky我对不起你,让你认识这么个偏执的变态……
P我是爱你的,么么哒





-----------------------------------------------------------


无名街,正义者的地狱,犯罪者的天堂,一切外界普通的事物在这里都是奢侈品。自Smoky记事起,这个无序混乱之地就算是他的家。





和P这样被人遗弃在无名街的孩子不同,Smoky和Lala都是无名街的原住民。Smoky和Lala一出生就被抛弃了,父不详,母不详。不过这在无名街也算正常,如果不是无名街有保护婴儿的规矩的话,只怕他们也活不到大婶来收养他们的那一天。




大婶的称号是她自己取的,据她所说,年轻的时候她为自己取名少女,再后来,她称自己为阿姨,现在,她的别名是大婶。




大婶收养了很多像Smoky这样的孩子,并且教他们偷骗打架,以家族之名。Smoky记忆中最温馨的日子,就是和妹妹大婶以及小伙伴们围坐在桌边,说说笑笑吃着偷来骗来的东西的场景。




后来他长大了,知道这些事情是不对的,他带着妹妹和几个愿意和他一起离开的小伙伴,郑重其事的给大婶磕了3个响头,孑然一身的出去自立门户了。





一开始,几个半大孩子利用以前学到的手段开始做一些传递消息的跑腿任务,勉强可以养活自己。渐渐的,原本10人不到的小团体慢慢扩张,业务范围越来越大,种类也越来越多,团名和团长也就必不可少了。于是Smoky就顺理成章的成了RB的团长,P和Takeshi自愿成为他的左右手。




可是,就在团体发展的蒸蒸日上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流感席卷而来。得了流感的人初阶段会有感冒症状,到了第二阶段就会变得手脚无力,全身酸痛,最后一阶段则是肺部坏死导致死亡。对于无名街的人们来说,只能通过疫苗预防和在第一阶段及时治疗才会有一线生机。一旦错过时机,没有救助金也没有医疗设施的无名街居民只有死路一条。





团里好几人包括P和Lala都不幸有了第一阶段的症状,Smoky遇到了他人生中最大的难题。在此之前,任何情况下,Smoky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走出无名街。





Smoky走在无名街外的马路上,第一次手足无措的感觉到,他和外界的环境是多么的格格不入。街上的一切对他而言是多么的陌生,周围的人也不断向他投来奇怪的眼神,Smoky好像明白了大神曾经说的,在无名街的时候想要走出去,可是又怕出去了之后再想回来的那种感觉。





Smoky记得大婶曾经说过,赌场,是一个会让人一夜暴富,也会让人瞬间一无所有的,神奇的地方。Smoky发挥了他多年混迹于无名街学到的本事,不但顺利的换了一身里面的衣服,还顺利的偷溜进了一家名为“日向赌场”的地下赌城。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后,他搞清了筹码的价值以及一些基本的赌法。




Smoky很清楚,一窍不通的他根本无法通过赌博的方式来赢得自己需要的金额,因此,只能冒险通过偷筹码的方式了。




Smoky明白,最适合他的猎物,首先年龄不能太大,因为成年人身后往往都有一定的背景,经验也丰富,比较难缠。其次,手中的筹码一定要够多,否则少了一枚都会很快被看穿。最后,就得靠他混迹无名街多年所积累的经验了。




Smoky躲在角落里,鹰凖一般的眸子扫视着形形色色的赌徒,突然,他眼睛一亮。





只见俄罗斯轮盘的赌桌上有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男孩,有着一头微乱的黑发,穿着一身“日向家”的红衣,手边有花花绿绿的一叠筹码,正独自一人紧盯着轮盘。




几轮赌局过后,他旁边的筹码都快要堆成一堆小山,可是他的表情还是不见喜悦,反而有些百无聊赖的开始走神。说时迟那时快,Smoky迅速接近男孩的身边,利用周围赌博的大汉们,找了几个视觉死角,很快偷到了一枚最大面值的筹码。



正当Smoky想要离开的时候,男孩突然开口说道:“我是日向家的日向纪久,这些筹码就分给今天在赌桌的各位了,先到先得。”话音未落,Smoky率先抓了一把筹码,道了声谢后迅速离开赌桌。日向这才注意到身边竟然有这样一号人物,不由惊诧的看了一眼Smoky的背影,可惜他迅速的消失在了日向的视线中。




这一小插曲并未引起日向的注意,可换完筹码的Smoky却并没有马上回无名街,他偷偷的观察着日向,心想:日向纪久么,这次无心承了你的情,日后定会回报。





为了知道日向家住哪里,Smoky决定在后暗暗跟踪着一无所查的日向。跟着日向走了一小会儿,Smoky警觉的发现,除了他,还有几个人在身后跟着日向。他停下了脚步,小心翼翼的跟在他们之后。





当日向走到一个人烟稀少的街道口时,那几个人开始行动了。只见一人迅速逼近日向,试图背后偷袭他,可是却被日向感应到,避过了他的突袭。余下几人发现事情败露,纷纷围上前去,支援同伴。日向虽然身手不俗,但毕竟只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很快就不敌被擒。




这一切来的突然而又异常迅速。理智告诉Smoky最好不要参与到外界这种危险的事情中,可是他却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帮助了自己的人在自己面前被人掳走。




一行人走的很快,没有时间让Smoky再考虑些什么了,他只得咬了咬牙,快步跟了上去。日向被蒙上了眼睛,带到了一座废弃的工厂中,随后被人粗鲁的绑在了一把椅子上。




其中一个看似是老大的男人走到了日向身前,沉声道:“小鬼,要怪只能怪你是日向家的孩子。你父亲对我们赶尽杀绝,我们不要求血债血偿,只是委屈你配合我们一下。只要我们顺利拿到我们想要的,你就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开,否则,第一个死的就是你。”




这样一番威逼下,男人深信日向会乖乖听话,他给日向家打了一个电话,然后要求日向求救。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日向非但没有对着话筒求饶,反而嗤笑了一声,责怪道:“松田那废物怎么还不来,麻烦死了,快把这些人解决掉。”




回应他的却是电话那头的一阵沉默,对面的人突然紧张的说着:“日向少爷,松田他不见了,我们到处都找不到他。我们已经在努力追寻您的方位,请您暂时……”话说到一半,电话就被无情的挂断,日向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一个得意洋洋的声音在寂静的工厂中响起:“日向少爷,你没有想到吧,你会被一向被当做废物的我给阴了一把。我劝你还是乖乖配合我们,我们有几个兄弟,脾气可不是太好,你要是再这样的话,我怕你到时候会后悔。”说着,他的脸上露出阴狠的表情,对着日向的脸就是几拳。





日向并没有因此所服软,他嘲讽一笑,向着松田脸上吐了口带血的唾沫。这彻底惹恼了松田,他开始发疯一般的对日向拳打脚踢。周围的绑匪们只是看着,丝毫没有劝阻之意。





角落中的Smoky迅速计算着战斗的可行性,用他根据绑匪们身体素质和一些细微的习惯细节所推出的战力模拟着战果。但是眼看着日向被松田单方面凌虐着,情况已经刻不容缓了,Smoky只得一边默默埋怨日向的宁折不弯,一边寻找着时机准备偷袭。





就这样过了十几秒,绑匪老大觉得日向也应该差不多服软了,他上前制止住了松田。就在这时,趁绑匪们精神松懈,Smoky冲向前迅速将两个背对自己的绑匪击晕,正面对上了首领和松田。




松田见来人只是一个看似瘦弱的少年,不由有些轻敌,想要速战速决解决他。等他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他已经被Smoky招招见血的出击方式给压制在地,踩断了三根肋骨,失去了战斗力。




首领见到己方只剩下自己一人,知道对方是铁了心要营救日向的,多说无益,抬脚就是一个回旋踢。Smoky用双手格挡,却被余力震退好几步,如果不是他迅速后退卸力,只怕是手也要被踢断。




意识到对方的力量远超自己的预计后,Smoky采取躲避游击战略,尽量在不被击中的情况下多对对方造成伤害。可是毕竟双方实力相差悬殊,Smoky在躲避中也不免被扫中,体力的急速消耗也让他变得力不从心。




就在Smoky开始渐渐处于下风时,一旁一直萎靡不振的日向突然抬起一脚,沉浸于即将打倒Smoky的喜悦下的首领猝不及防下被绊倒。Smoky立刻趁机用尽全力对他的要害一阵连击,废了他一只眼睛。




被逼到绝境的首领突然咆哮着抽出一把匕首,Smoky刚想闪避,却发现他竟是转头,猛然刺向被绑在一边不能动弹的日向的胸口。电光火石之间,Smoky一脚踢向匕首,可是匆忙间踢出的力道只够让匕首偏向,他毫不犹豫的伸出手,紧紧接住匕首。




只见匕首穿过了Smoky的手,刺中了日向的锁骨,被迫停下。Smoky不顾手上伤势,对准首领的下身就是全力一脚,这次,他终于惨叫着昏死了过去。经过一番恶战的Smoky终于再也支撑不住,脱力在地。





一时间,偌大的工厂中只听到松田痛苦的呻吟声和Smoky的喘息声。Smoky并不希望和日向这种麻烦的人物扯上关系,拿起之前的手机,照着原来的号码播了回去。在告知对方大致的所处环境后,Smoky准备直接离开回无名街。




此时,一直沉默的日向却突然开口问道:“你是刚刚在赌场那个人吧?”Smoky顿时一惊,停下了脚步,却怕对方是故意诈自己,没有开口回答。





即使被蒙住眼看不到Smoky的表情,日向也能猜到对方在顾忌什么,他不以为意的说:“是你的声音。之前你在赌场的时候对我道过一声谢,刚刚打电话的时候,我听出来了。”




眼见对方已经识破自己的身份,Smoky也不好继续装聋作哑,只得回复道:“我救你只是为了还你之前赌桌上的筹码,这下我们两清了,你也不用放在心上,你的人马上到了,我们就此别过。”说罢,转身就想要离开。





“等等。”日向对着Smoky的方向急切地说:“至少也先帮我松绑吧,好人做到底,等下我这样会很丢脸的。”Smoky想了想,无奈的扁了扁嘴,认命的为日向解开了束缚。





“现在好了,我可以……”话还没说完,日向一把拉住Smoky的胳膊,认真的观察他掌心的那个刺眼的血洞,一把扯下自己的腰带为他包扎止血。鲜红的血液浸染在红色的腰带上,使得腰带从赤红变成深红色,一时间竟有些妖异的美感。





Smoky不习惯的抽回自己的手,眼神略微复杂,但还是碍于情面道声了谢。看到日向紧盯着自己仿佛要将自己牢牢印刻到脑海的样子,一向明哲保身的Smoky不由得有些抗拒,下定决心转身就走。可是身后日向那坚定到令人窒息的话却仿佛萦绕在耳边。





“我们会再见面的,我会抓到你的,小猫咪。”日向抚摸着自己锁骨上还在流血的伤口,对着Smoky离开的方向流露出一抹甜蜜而又势在必得的微笑。


-----------------------------TBC------------------------------

不知道为什么日向要叫Smoky小猫咪,肯定是因为日向是个潜在的变态的关系~(喂,明明是你自己变态),我想写日向X Smoky 的虐文可以么,因为感觉变态就是要搭配虐文才好吃(你够!)欢迎大家提意见٩(๑ơలơ)۶♡









但是不一定会采纳,嘿嘿嘿嘿嘿

评论(1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