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智的星星眼

魔都蓝担兼彩虹色,萌洼田小哥颜肉体性格外加声控,侑李酱的亲妈饭,萌山风cp博爱,不吃且天雷SJ,易勾搭求同好~

【日向X Smoky X P】偏执与固执(4)

原创剧情开始
P小哥终于上线了,还是傻白甜的温馨风格
可是我果然还是比较偏爱日向,一到他就画风突变,又让他装逼了
要不我结局把总长赔给小哥算了(づ。◕‿◕。)づ




--------------------------------------------------------------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最近Smoky觉得这句话就是他的真实写照。几乎每每他在瞭望台放空冥思的时候,总会有不速之客来打扰这难得的清净。




上次是山王会的大和,虽说托他的福活动了下筋骨,但还是防不胜防的发病了。这次不请自来的是家村会的人,他们带来了一个坏消息,子音在他们手里。




Smoky和P并肩而立,沉默的俯视下方家村会众人志得意满离开的背影。P看着Smoky冷峻如冰的眼神,不由担忧道:“Smoky,这摆明了就是鸿门宴啊,你……”他顿了一顿,把劝Smoky不要前去的话咽了下去,接着说:“就算要去,也要带上我、Takeshi和兄弟们。家村会那些人根本不讲原则,没有底线,不知道这次他们会拿子音要挟你做什么。”




Smoky皱了皱眉,很快又恢复了往常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他反身轻轻倚靠在栏杆上,也不转头看身边的P,只是目视远方,沉声说:“放心吧,现在的SWORD虽不能说已经团结一致,但是一致对家村会已经是毋庸置疑了。短期内,家村会也打破不了这个平衡。他们之所以让我们知道子音在他们手里,只是觉得与其把子音给废了,不如用他来向我们换取一些利益罢了。所以……”



说到这里,Smoky转过身看到P还是有所顾虑的样子,突然玩心大起,毫无预警的就一把捏住P两颊。看到P瞬间瞪大眼睛一副被吓到忘记反抗的可爱样子,Smoky得意的笑了,样子好像一只偷了腥的狐狸。




当Smoky沉浸在再一次调戏弟弟的满足感的时候,他却不知道P并不是因为被调戏而一时忘记反抗,而是不愿意让他脸上只有在这难得的时刻才会流露出的笑容消逝。旁人总以为Smoky是一个大多数时候都不苟言笑的,有着超乎年龄的成熟总长。可P却知道,Smoky不是天生成熟稳重,只是他肩上的担子太重了,久而久之,大家也就忘记了曾经的Smoky也是一个爱笑爱闹爱祝弄人的小豆丁。




Smoky恶趣味的玩了一会P的脸后,终于在P快要炸毛的时候放开了他。P气鼓鼓的摸了摸被捏的微红脸颊,用眼神无声的抗议着某人的幼稚行径。然而,即使在P“幽怨”的注视下,Smoky仍然丝毫不心虚的再次出手,将P原本整齐的红发揉的一团糟。果不其然,P终于在某人变本加厉的恶劣举动下忍无可忍,眼看就要还手反击。



见势不妙的Smoky忙向后闪躲,一本正经的说:“我觉得是时候早点把子音救出来了,我去通知大家。”边说,他边快步走下了瞭望台,只留下无奈的P站在原地,看着Smoky矫健的身影,笑得一脸宠溺。




经过稍作休整后,RB一行人来到了家村会指定的接头地点——家村会旗下的一家夜总会。众人看着夜总会门口那华丽又高调的标志,以及周围来来往往的或衣着暴露的美艳女子,或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总有一种格格不入之感。



他们的到来很快吸引了不少目光,有几个大胆的女子甚至走到Smoky和P面前搭讪,不安分的手也快要摸上两人。这情况让一向天塌下来都不怕的Smoky人生第一次感到有些手足无措,眼神有些闪躲着不知道该看哪里。



相比之下,P就简单粗暴多了,礼貌的挡开冲着他们来的女人们,示意Smoky赶紧进去。得救了的Smoky感到有些丢脸,故作镇定的轻咳了一声,快步走进了夜色中仿佛张着血盆大口准备吞噬猎物的夜总会。




夜总会内部的环境有些出人意料的安静,一间间独立的包间隔音效果非常好,至少从外面是绝对不知道里面正在做什么的。没等他们表明来意,一个服务员就上前将他们引进了一间豪华又宽敞的VIP包间里。



包间里有美轮美奂的水晶灯闪耀着美丽的白光,桌上也整整齐齐的摆放着美丽的插花和艺术品。大理石台面的桌子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高贵又悦目,前提是忽略桌上反光的鲜血和躺在桌边被打得浑身是伤的人的话。




包间里除了地上奄奄一息的子音外,只有一个好整以暇坐着的男人和他身边两个像保镖一样的彪形大汉。Smoky只是一瞥,就敏锐的发现两人包裹在西装下强悍的肉体和腰间别着的手枪。




强忍住心中的愤怒,Smoky沉着脸拦下了想要冲上前的伙伴们,转而用一种仇恨却又冷静到极点的眼神看着那个以悠闲的姿态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家村会的副手二阶堂。




二阶堂饶有兴趣的看着Smoky,只是一言不发的把玩着手中的祖母绿戒指。就这样,两方僵持了一阵子,谁也不愿在气势上落了下乘。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二阶堂的冷笑声,保镖之一立刻上前,踩住了子音的手,用一种残忍的、缓慢的方式渐渐用力。




看着子音强忍着疼痛也不愿意出声示弱的样子,Smoky终于忍不住厉声阻止:“住手!”他迅速向保镖的腿踢出一脚,成功的让对方后退了几步;紧接着反手一扯,打断了他想要摸枪的动作。正当Smoky想要进一步攻击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原来是另一个保镖用枪瞄准着子音的头,一副随时听令射击的样子。Smoky只得停下动作,可这一停,旁边本来被压制的保镖毫不犹豫的对着他的脸和腹部就是凶猛的几拳。



Smoky无所谓的擦了擦嘴边的血,轻轻对一旁蠢蠢欲动的P摇了摇头,用眼神示意恶狠狠的盯着保镖的成员们不要冲动。




此时,一直悠闲看戏状的二阶堂终于开口说道:“其实,我挺欣赏你的,能把无名街这种地方都给统一起来。”说着,他又用一种惋惜和不解的表情看着Smoky,“可是你却为了这个废物来了,为什么?”




“如果你有体会过和谁一起相依为命的感觉,体会过有人可以分享喜怒哀乐的充实,体会过被人放在心上的重视,体会过永远不会让人感到孤单的家族情谊……”Smoky傲然俯视着表情开始变得有些僵硬的二阶堂,用一种坚定而又怜悯的声音嘲讽般的说着:“你就不会问这种愚蠢的问题了。”




二阶堂的表情瞬间扭曲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原来那种胜券在握的从容。他微微坐直身体,紧盯着Smoky的眼睛说:“因为我欣赏你,所以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归降于我们,我把你的人还给你,还会给你足够的资源。要么,用你一只手和一百万,换他一条命。”




话音未落,P就勃然变色,失声道:“Smoky别信他,他不一定会信守承诺!”二阶堂只是轻轻瞥了P一眼,就继续略带兴奋的观测着Smoky的表情。




“一言为定,我选第二条。”不出P所料,Smoky毫不犹豫就下了决定。他随即伸出右臂,握紧了拳头,抄起桌上的烟灰缸就准备狠狠砸下。




正当二阶堂准备再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包间的门突然被人从外一脚踢开,原本那个带路的服务员被来人用脚踩着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




看清来人是谁后,二阶堂一直游刃有余的脸色终于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Smoky的动作自然也就被打断了。




“哟,Smoky,怎么那么狼狈?”一脚踢开可怜的服务员,日向倚在门边歪着头轻浮的眨了眨眼调侃道。




一脸欣喜的同Smoky打完招呼后,日向缓缓转过头对着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来的二阶堂露出一抹残酷的冷笑,随后,他兴奋的捂着嘴用扭曲而又疯狂的声调说着:“我们之间也有些旧事需要清算了呢,二阶堂君。”



------------------------------TBC----------------------------

懒癌末期患者感天动地的一更,我要被我自己的勤奋感动哭了π_π

评论(8)

热度(34)